首页>济南新闻 > 出行需求受阻 造就“黑出租”的出现

出行需求受阻 造就“黑出租”的出现

[摘要]近年来,关于“黑出租”的恶劣事件频繁出现,对人身财产安全造成威胁。可为何这样的事情发生后,还是任由他们明目张胆的干起“黑出租”呢......

“去哪儿啊同学?”“商业街走不?”在长清大学园区山东艺术学院门口,一辆辆私家车排成一条近百米长的曲线,一有学生从校门口出来,司机们就争先恐后地上前拉客。

突如其来的降温使更多的大学生们放弃等待半小时一班的公交车,“黑出租”的生意似乎更火了些。从2005年前后第一批学生入驻长清大学园区以来,“黑出租”引发的恶性事件频繁发生,但在相关部门整治和学生需求的夹缝中,这一群体非但没有消失,反倒呈现出愈演愈烈的势头。

近年来,与“黑出租”有关的恶性事件频频吸引公众眼球

2014年8月,一名女大学生在济南火车站受骗上了一辆“黑出租”,被驾车的一名五旬男子骗到偏僻处强奸。男子随后将女大学生带回住处,在随后4天时间里,对其实施了恐吓、强奸。直至女孩趁男子不备发短信求救,才得以获救。

2015年11月,“黑出租”因在长清大学园区附近抢不到生意,便在路上撒钉子扎正规出租车的轮胎,不少正规出租车中招……

2011年12月,长清海棠路北段,一辆“黑出租”与巴士相撞,车身失去控制坠入深沟,致6名大学生受伤。

2012年11月,长清大学园区一名女大学生坐“黑出租”,被抢7000元,并被威胁不得报警。

2013年2月,艺考生长清赶考遭遇“黑出租”,济南到长清大学园区竟花费近300元。

2014年10月,济南两名老人在长清被“黑出租”扔在半路,最终只能步行到派出所求救。

2015年4月,山东交通学院门口,“黑出租”司机强行要求学生乘车,争抢行李并出言恐吓。

2015年9月,在章丘大学园区附近,一名毕业不久的女生搭乘“黑出租”,与司机产生口头纠纷,几分钟后失联。第二天,这名女生的尸体在一处偏僻工地被发现,而后警方证实,杀害她的就是那名“黑出租”司机。

体验小面包能坐9个人

“来吧,就差一个人了!”10月21日,山东艺术学院门口,一名私家车司机对几名等公交的学生说,“2块一位!就比公交贵一块!”几名学生动了心,也“化身”学生,和他们一起坐上一辆私家车。

“都等多久了!总算走了!一上车,就听到后排一名学生埋怨起来。这趟行程目的地是长清大学园区商业街,全程约3公里左右,一个人直接走是10元,如果拼车,则按车上人数和是否等待来算,基本是2到3元。

开车的司机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,他自称,已在山东艺术学院门口待了10年之久,基本每天都来,“来来来!大家记一下我手机号,以后坐车找我就行。”在不到10分钟的路程上,他再次向学生们打起广告。

到达目的地,支付2元钱后下车,在商业街仅走了300米左右,又被另一群“黑车”司机盯上。

“去哪儿啊同学,上车吧!”这次的目的地是山东交通学院,因为距离较近,价格也是2元,只不过这次的车型是面包车。

“我这车经常装9个人,一点问题没有!”这名60多岁的司机有些得意地说。看到,包括司机在内,这辆面包车的座位只有7个。

屡禁不绝 “他来查我们就跑”

“黑出租”聚集的现象,几乎存在于各所高校门口。矛盾频发,有的甚至闹出人命,“黑出租”的存在,引起很多高校的警惕。

在山东艺术学院一栋教学楼旁,一则关于“拒绝乘坐黑出租”的警示牌竖立于此。上面通过图片与文字结合的方式详细介绍了“黑出租”的危害,希望学生们不要乘坐“黑出租”。保卫处一名工作人员说,这些“黑车”在校门口已多年,确实不好管理。

而相关部门对“黑出租”的打击,多年以来从未停止。

长清区交通运输局一名李姓工作人员表示,一直以来,每天都有相关执法人员轮流到长清各校区进行巡查。2016年8月底,又一次对“非法客运”现象开展整治活动,对于目前的情况,会进一步落实执法程序,并在学生放假高峰期等“特定时段”进行集中整治。

但“黑出租”现象确实是“老大难”的问题。该工作人员直言,很多时候执法人员到现场后,很难抓到现行。“黑出租”司机们看到执法人员,均纷纷将车开走,或是立刻叫学生下车,加之学生往往不予配合,拒绝与执法人员交谈,使其很难掌握具体证据,加剧了执法困难。

对自己的“黑出租”身份,接触的多名司机并不避讳,有的甚至以与执法人员“斗智斗勇”的经历为荣。“近期有一阵没来查了”,有司机说,以往看到执法人员来查时,“他来查我们就跑”,平时跑在路上“尽量避着点”。

探本溯源 以公共交通解决出行需求

长清大学园区一位高校教师回忆,10年前刚搬到新校区上课时,学校周边荒无人烟,更谈不上公共交通配套。学生们的出行需求导致“黑出租”出现,并发展成一种出行习惯。

“只打击‘黑出租’,尤其是‘运动式’执法方式,不解决需求,问题永远无法彻底解决。”一位交通业内人士表示,大学园区孤悬郊区,是当下许多城市的现状。前些年各地兴建的大学园区多在偏远地区,市政配套设施滞后,大学生们常常无车可坐,这就为“黑出租”留下了生存空间。显然,治理“黑车”的关键,是要解决公共交通覆盖面与投放密度问题。

针对大学园区学生出行问题,长清区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曾表示,将增开客运班车,计划由山东交运集团公司整合长清区客运资源后,逐步推进城乡公交一体化改造工作。同时,继续争取公交线路连接,协调市公交公司增开公交线路。

前述业内人士表示,相比居民聚集区,高校学生的出行,具有总量较小、零零散散、时间不固定等特点,因此,加密公交班次和线路,或开设“摆渡车”,甚至把地铁修到学校附近,就会显得很不“实惠”,这也是很多城市的大学园区“黑出租”现象成为顽疾的原因。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